艺术活动当前位置:朱仁民个人全球官方网站 > 艺术活动

立在潮头(19):以三位水墨巨匠为灵魂的艺术行动

发布时间:2021/2/1 10:39:57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浏览:116

当代传统绘画四大家: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黄宾虹,一个个诗、书、画、印、美学理学、诸子百家,无不样样精通,件件闪光,为中国水墨艺术的发展承上启下,走出了一条金光大道。朱仁民很不苟同西方主流美学对中国绘画的看法:认为元代后没有真正能够屹立于世的大作,其实从时代美学的本质意义上看,中国近代史上的绘画艺术也是中华民族绘画最五彩缤纷,光彩耀人的一段,其中最璀璨夺目的便是近代史上的水墨画,他们从画理画论、造型色彩将传统的人文画和对大自然的崇仰推向了西方不可比拟的理性高度,也如同毕加索中肯地说的:“真正的艺术在东方”。但中国真正艺术的表现和感染力并非西方人一下子能读懂的东西,一旦他们读懂了,就变成了毕加索一样的思维和眼界。而这其中当代史上的四位大家正是承上启下,开拓发展的一个重要群体。哪一日世界读懂了这四大家,正是中国文化真正走入世界的时代。
朱仁民有感于这个时代,迷恋于这四大家,几十年来将他们的作品读得滚瓜烂熟。其间,四位巨匠除了齐白石出自湖南,其他潘天寿、黄宾虹、吴昌硕三位皆成就于浙江。2011,也许是关在“牛棚”里的外公暮年暗示,正值朱仁民四处寻觅当时尚未落定的潘天寿的灵魂所依之处,他来到了几万亩梅花盛开之处——杭州超山梅园。文革前,潘天寿在这万亩梅花阵恩师吴昌硕墓边,有过一段品茗挥毫,游目骋怀。这引得朱仁民眼睛一亮——就在这里。让外公在老师吴昌硕的身边,生前难得相聚,如今让他们日日相伴品茗。想当年27岁的潘天寿轻轻地叩开80岁的吴昌硕大门,展画求教,吴先生眼前一亮,大橼飞动,破例题写《读阿寿山水障子》夸他:天惊地怪见落笔,街谈巷语总入诗。”作为当时东南亚水墨第一巨擘的大匠,如此规格起勉一位27岁的后学,那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多年以后,吴先生还在弟子中说起:“阿寿(潘天寿)学我最像,跳开去又离我最远,大器也。吴昌硕的长提应该说成了潘天寿艺海人生的一个里程碑。如今让潘天寿的陵园傍着吴昌硕的陵园而建,那应该是顺理成章两位巨匠皆大欢喜的事了。此刻,朱仁民又想到了黄宾虹,这位潘天寿的同道同事、知音知己,一位佩服对方积墨如漆,如锥画沙;一位夸奖对方雄阔大气,笔力杠鼎,两位先生相互砥砺,相互切磋,成为中国传统文人之间的互重亲和之模板。何不将宾虹先生陵园也美迁于此,且三位又共爱寒美之香,多有咏梅之大作。让他们在这青山绿水万亩梅香浮动中,年年日日澄怀天地,赏梅品茗,这是何等之乐事。

中国文化中梅花是寄托中国文人情志最理想的思想载体,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三位近代史上的大泼墨文人画大师都是画梅的高手。

由是,触发了朱仁民新的构想:三位巨匠本来就带水气墨气,统领一代潮流何不通过这三位更高地举起中国传统水墨的大旗,将世界的水墨中心和论坛同时座落于余杭超山,况且中国美院、西泠印社、杭州具有众多的水墨机构,应该说,杭州本来就具备了世界水墨之中心的基础。一阵亢奋激动后,言必行,行必果的朱仁民是年斯地开始展开了一系列的“行为艺术”。

(1)2011年朱仁民历时5个月完成了超山万亩梅花阵中的“超山‘三公’陵”策划设计。(次年规划改变,现有潘公、吴公两陵园)


——这里拥有吴昌硕的灵魂之所,这里建立潘天寿的陵园之处,这里筹划黄宾虹的膜拜之地,我们在梅山雪海中寄存近代史上水墨画的大半壁江山。    ——朱仁民

1、吴昌硕纪念园;2、屋顶花园;3、吴昌硕艺术馆;4、回廊;5、黄宾虹艺术馆;6、浮香阁;7、管理用房;8、入口;9、爬山廊;10、潘天寿艺术馆;11、潘天寿纪念园;12、黄宾虹纪念园

(三公艺术馆总平面图




(2)朱仁民又开始策划设计营造黄宾虹、潘天寿陵园的计划(朱仁民正在创作黄宾虹雕塑小样)。


朱仁民创作潘天寿雕塑小样。


朱仁民安装北京运来的黄宾虹雕像。


朱仁民安装北京运来的潘天寿铜像。


朱仁民创作的“黄宾虹纪念馆”意向图,将黄宾虹雕像后的徽派建筑改成“黄宾虹纪念馆”。


2012年,朱仁民在自己设计建成的潘天寿陵园雕像前,四周是潘天寿的巨型印章:“一味霸悍”、“寵为下”、“僵其骨”、“不入时”。



(3)紧接着朱仁民与当地政府联系以三公园为基地,注册域名了“超山中国水墨画研究院”,同时,举办“首届中国水墨论坛雅集”。朱仁民的策划和设计得到了当地政府最高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从土地,项目和行政报批,一路绿灯。(右起薛永年、邵大箴、潘公凯、朱金坤)

朱仁民趁热打铁直接邀请了北京、杭州最高级别的中国画、评论界大咖们到杭州超山举办“首届中国水墨论坛雅集”,得到北京高端学术界的有力支持。


论坛雅集在超山大明堂宾馆举行,参加活动的有(时任):

朱金坤(中共杭州市委常委,余杭区委书记)

潘公凯(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

邵大箴(中央美院博导、中国美协理论研究会荣誉会长)

薛永年(中央美院博导、中国美协理论研究会会长)

刘曦林(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理论研究部主任)

胡剑芬(潘天寿基金会执行会长)

梅墨生(国家画院一级画师、文化部市场理论研究部副主任)

童中焘(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原系主任)

朱颖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导)

姜宝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导、国家画院工作室导师)

王公懿(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著名旅美艺术家)

陈  平(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导)

张立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导)

吴永良(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导)


朱仁民带领与会嘉宾膜拜吴昌硕先生陵园。左起刘曦林、张立辰、朱仁民、邵大箴、姜宝林、梅墨生。


同时与会专家、嘉宾参观了杭州“朱仁民艺术馆”,举行了“朱仁民作品研讨”(中为邵大箴、梅墨生等嘉宾)


省人大副主任徐宏俊、国家画院姜宝林、中国美院朱颖人、吴永良、省作家协会等二十余位领导、教授参加了研讨会。


朱仁民向潘公凯、姜宝林及省作协的领导介绍自己的作品。




专家评价:

(中央美院博导、中国美协理论研究会会长  薛永年):

朱仁民先生的胸怀,抱负和作为,给我很大的启发。朱先生原来学中国画,他把视野放大,很关心当代人的生存环境、状况。他把室内的艺术推广到山河大地,把纸上艺术推广到社会的发展上去,对于今后发展传统的中国画,给了我们很大启示。                                       


(中央美院博士生导师、中国美协理论研究会荣誉会长  邵大箴):

当代的文化人中,朱先生与冯骥才一样做得也不得了,都自己亲自去做,亲自去设计,他也是个全才。我一看他的画,做的雕塑和空间的设计,我更赞同的是他的个性,对他的画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法,但我觉得很了不起。无论如何他是一个当代的文化人。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潘公凯):

朱仁民是一个现实教育机制中很难出现的一种人才,他在艺术和社会责任中所迸发出来的想象力、创造力、执行力都是非常难得的一种人才,是这个时代极需的艺术人才。他的画画得很好,很有才气。很大胆、奔放,这在他的建筑、园林及其各种设计中都有这个特点。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国家画院工作室导师  姜宝林):

我几十年前就与朱仁民一起,他的艺术非常大气,后来我才知道是潘老的外孙,哎哟,我当时感觉到这是隔代遗传哪。有潘老的那股气啊,那股苍劲啊,那股磅礴啊。他下笔就不凡。你看这张水墨山水( 会议厅上),画得多么生动气势。整个的格调、布局、墨韵你都不可挑剔。如果潘老活到现在看到他外孙是这样多才多艺,多好啊。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平):

见朱仁民老师的中国人物画,用笔如作草书,用墨浓淡相兼,造型神态生动。得传统画意,承中华文脉。又见他的雕塑逐传统造像,其神形并生。又见他热衷生态设计,其建筑多依地貌而构,有水乡街肆,又在黄河滩上营造绿地。都与传统文化相连,他是把大地作文章,把案头作图画。他是艺术界的奇人,令我敬佩、尊重。


(2011年3月2日灵隐白乐桥“朱仁民艺术艺术研讨会”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