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活动当前位置:朱仁民个人全球官方网站 > 艺术活动

立在潮头(14):最早建立的“生态修复”学科

发布时间:2021/1/20 15:33:03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浏览:92

朱仁民八十年代末扔掉拐杖,踌躅满志浪迹海外,寻找自身发展的目标。那是农耕文化后期的一种沉思,一种飞跃前的蛰伏。他明白资本积累的时代已经来临,也就是大规模的生态破坏阶段的到来。他冥冥中感到生态的破坏将使人类进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认为今后人类最大的苦难与困惑都将来自于“心灵生态”、“自然生态”、“文化生态”的破坏,他开始倡导并撰写《人类生态修复学》这一人类尚未有过的学科他想用自己相对纯熟的艺术表达能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完成这一学科。于他来说,艺术是他唯一能够驾驭的最好载体了。“用艺术拯救生态”无论从理论和实践上使他自信满满。三十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他回望这块充满着希望的天地,他已经完成了近百万字的生态修复的文学艺术、著作文案;也完成了近千亿人民币投入的荒沙、荒岛、黄河、运河、裸崖、荒滩等被人类破坏了的最荒蛮地貌,他开始在世界各地高端专业院校、机构传达这一学科。建立三个生态的研学基地,用自己的实践来论证自己的理论:用艺术的手法能修复生态、拉动GDP、推进就业率、激发艺术的创造力,正如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 达席尔瓦:“原来艺术可以如此地辽阔,朱仁民的艺术为人类的进步作出了很好的贡献

朱仁民书法“用艺术拯救生态”。


朱仁民的《人类生态修复学》学科

《人类生态修复学》基本架构。


《人类生态修复学》教学模式。


艺术与生态工程的转换。



朱仁民发表的《人类生态修复学》学术成果。


朱仁民几十年中写下百万字图文并茂的自然生态修复文案。



朱仁民生态修复选例

荒岛修复——普陀莲花岛(1996)

1992年朱仁民为保护一座即将被城市开发淹没的海岛,独自摇船上莲花岛探勘采样。1996年无奈独资买下该岛,开始长达二十多年的艰苦卓绝建设,他用自己几千万人民币的血汗钱将荒芜的莲花岛打造成为中国海岛生态、文化保护的样板工程,成为世上难得的海上大地艺术作品和国内唯一永久免费的文旅项目。朱仁民以一己之力为国家海岛保护,持续发展作了一个成功的案例,被国家文化产业研究基地评为“全国教育示范基地”,得到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这是朱仁民《人类生态修复学》的经典之作。

莲花岛像一座卧观音,亿万年静静地枕着普陀山而卧。可谓天工开物。城市拓展的需要将彻底淹没这个珍贵的旷世奇观,朱仁民无奈借钱买下此岛保护下来。


朱仁民以艺术家的想象力和社会责任感,耗时二十年孤军奋战,独资将荒岛修复成海上绿色建筑仙境,永久免费开放,为中国的荒岛修复历史创作了经典的样板工程,成为大海上唯一的大地艺术作品。


站在莲花洋上的800米花岗石罗汉长堤依普陀山为背景,组成一幅气势恢宏的禅宗艺术景象。这是朱仁民耗时二十余年,独资、设计、建造的大海上的大地艺术。


慧锷广场是世上第一个由它国民众自费设计营造的纪念日僧的建筑项目,广场充满了强烈的枯山水艺术手法,是纪念第一位点起普陀山香火的日僧慧锷。建筑即雕塑,雕塑即建筑,


莲花岛上的艺术馆将建筑、雕塑相互补轻轻地搁置在自然山石上,不破坏一草一木,强调浓烈的乡土文脉特质和生态保护理念,成为中国海岛建设的经典之作。



裸崖修复——普陀山码头(2009)

在中国海岛裸崖的修复中创造了一个时代的经典——海上“布达拉宫”。

朱仁民用中国绘画的手法,将即将佚失的海岛民居元素进行解构、重组,从功能、线条和色彩予以序列化处理。将一个荒蛮的垂直裸崖修复成每年1600余万人口流量的旅游集散基地,成为当地的一个地标性建筑。


裸崖修复成的“海上布达拉宫”,朱仁民将七千余万人民币赢得了的生态、经济、艺术、就业率同步前进的惊人效果(此图片来源于网络)


春节期间旅游停车的奇观(此图片来源于网络)



荒沙修复:——宁夏“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1999)

朱仁民用艺术的手法将西部万亩盐碱荒沙泽地修复成当时西部地区唯一的国家湿地公园。
1999年开始,朱仁民耗时六年余,航程百余趟,策划设计将中国西部沙尘暴中的一万多亩沙化盐碱泽地设计修复成中国西部地区、黄河流域唯一的沙化盐碱泽地上“国家湿地公园”,朱仁民用六千万左右人民币的投入(不包括土地收购价),创造了使万亩盐碱沙化地成为世上独有的将生态、GDP、就业率、艺术并头齐进的西部湿地奇迹。

修复后的园区为几107种各类禽鸟,几十万只候鸟,二十余种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建立了栖息生养之地,成为中国西部地区鸟类迁徙的中转站,一大动植物生态修复之奇迹。



运河修复——杭州胜利河美食街(2008-2009)

2008年朱仁民为中国大运河申遗创作了水墨长卷《大运河·湖墅河上徒稿》,并将该长卷演变成杭州GDP最高的一条餐饮街,也是杭城唯一的“国字号”餐饮街。他以艺术的方式将大运河历史和现代业态揉合,将生态、经济、艺术、就业率等同时齐头并进。


朱仁民设计的运河建筑营造掇景。


朱仁民设计的运河建筑掇景。



学科的认同


意大利国家议会、米兰市政府等举办“国际艺术·经济·生态论坛”暨"朱仁民国际生态艺术奖"成立典礼,这是在他国成立的首位以中国个人名字命名的国际奖(2015、2017)


意大利国家参议院、米兰市政府、意大利维罗纳政府、意大利全国艺术家协会为该会议的主办方。这是国际上首列以中国艺术家发起的论坛并以中国人名字命名的国际奖项。“朱仁民国际生态艺术奖”由意大利国家全国艺术家协会主席Altobelli为法人。


2015年10月13日,会议在米兰皇宫议会礼堂举行,米兰市政府文化局长主持会议,朱仁民和九个国家的学者教授发表了论文。


朱仁民为首届“ZIEAP国际朱仁民艺术生态奖”的各国获奖者颁发获奖证书。


朱仁民发起世界保护地球,“用艺术拯救生态”的倡议书,各国与会专家、教授、获奖者在倡议书上签字。


朱仁民在联合国总部作《人类生态修复学》报告(2015年)

联合国成立70周年,联合国总部大厦内举办联合国70+全球华人当代艺术·创意设计成就展。当代文坛、设计界泰斗饶宗颐、贝聿铭等华人中杰出人士、联合国政治事务部、联合国文化体育基金会会长、美国华商会秘书长参加会议,朱仁民作了《人类生态修复学》专题演讲,《世界日报》、《纽约新闻》等数十家媒体联合报道。

朱仁民在联合国总部上作了《人类生态修复学》的理论和实践PPT报告,鼓掌不断,场面震撼。

联合国官员SallyKader向朱仁民颁发“用艺术拯救生态”作品的荣誉证书。


朱仁民应邀在伯克利大学、斯坦福大学、米兰理工大学等高等院校机构作《人类生态修复学》讲学。

朱仁民在美国伯克利大学传播他创建的“用艺术拯救生态”学科。


朱仁民应邀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用艺术拯救生态一一从架上艺术到大地艺术》学术报告。


朱仁民在米兰理工大学讲学,赢得全场师生少有的热烈反响。


朱仁民当选浙江大学生态修复产业联盟理事长,浙江大学生态修复联合研究中心主任(2018)


朱仁民当选浙江大学生态修复产业联盟理事长来自全国的生态修复专家学者集聚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共推朱仁民为联盟的理事长(中红衣者为朱仁民)。


朱仁民当选浙江大学生态修复联合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生态修复联合研究中心”合影(中红衣者为朱仁民)


朱仁民应邀北京大学、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工业大学、浙江大学等高等院校机构作《人类生态修复学》讲学。

朱仁民在北京大学世纪讲坛演讲获得空前的反响。


朱仁民应邀在中央美术学院演讲,组委会认为这是中央美院反响最热烈的一次演讲。同时朱仁民被聘为“中央美院智库专家”。


 浙江大学举行朱仁民教授的《人类生态修复学》讲座。


中国驻联合国粮农组织特命全权公使 夏敬源:“我参加过朱教授三次的活动,每一次听他讲话都使我震撼,他走在了世界的前面。我总结他有三个好:一是他的《人类生态修复学》学科好,他站在历史和人类的高度上讲他的哲学思想,非常符合联合国目前所提倡的世界性课题;二是他倡导的“用艺术拯救生态”是个创造性的艺术探索,让艺术为世界的精神和物质同时并进;三是他的“心灵生态”提得好,他率先将它概括提出来,并用自己的行为证实这一理论。朱仁民在意大利艺术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都称他为这个世界的米开朗基罗、达·芬奇。朱仁民作为一个中国人,他正在“震动意大利、进军欧洲、影响世界””。(2017)

意大利全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Altobelli:朱仁民让我们看到文艺复兴以来艺术和创作方式的更高层次,他是中国的莱奥纳多达芬奇。(2017)

 

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文化参赞 张建达:朱仁民用自己的人生为人类的幸福和可持续发展作出了一位中国艺术家杰出的贡献。(2017)


意大利国家议会工业委员会副主席Maria Spilabotte说:“我们没想到朱大师的理论实践资料会使我们的议会如此重视,议会是一致通过了在米兰世博举办他的国际研讨会,朱大师不光是你们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我们将进一步地将他推广,也希望你们能继续推动他的宣传发扬。”(2012)


意大利国家议会环境委员会主席Bruno Mancuso:朱仁民创作了和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同等高度的艺术作品。真的令我们非常非常感动,朱仁民的作品是我在中国所见过的最具有文化和艺术个性的作品。(2012)



中国驻意大利共和国大使馆关于“朱仁民国际生态艺术奖论坛”报道。


《光明日报》7月1日党的生日头版头条套红介绍朱仁民(2013年)


国家级大报持续跟踪报道朱仁民。




相关链接:《人类生态修复学》序:

如是我说

                             ——朱仁民

  我没有什么思想,什么主义,草民一芥,跳蚤顶不起被窝,泥鳅掀不了大浪,但是我分明感到来自五千年血脉中、基因里与生俱来的豪情和孤高,它可以独立寒秋,它可以横刀立马,它可以用人生和生命作代价为心灵中的理想死而后已。
    从柏拉图的“共和国”、欧文圣西门的“乌托邦”,到国人的“诸子百家”学说这些大智者同样用自己的人生、智慧、生命作代价为自己的祖国和民族死而后已。只是采取的形式、方式不同,或以推理,或以说教,无不代表了人类的大智者对人类的和谐、幸福、自由、平等的寻求探索。我所崇敬的最不朽者首推孙文先生,科学、人文借西汇中,百折不挠立志将中华常青之树根植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我所钦佩的最不易的唯有当今的领导者,力挽狂澜,风蓬起驾,左冲右突将国船引向海阔天空之际。
    “十字架”对冲、矛盾、直率、匀称的图式囊括了西方人垂直的哲学思维形态,每个学说和故事力图标榜正义、科学、人文、理智,“上帝”给了Europe一块好土地,用光明将黑暗期、野蛮期缩短,让资本的丑陋面不断修正,使精神和物质平行着行进;地貌复杂的农业大国以其极致的智慧,自动生成了“太极图”,曲折、盘旋、周而复始、生生不息框定了国人的行进步伐和理念,偶尔一闪的“诸子百家”在统治者的取舍中飘摇沉浮。当日本天皇为觊觎我领土筹资,率先一日一顿素食时,清廷的太后正以每顿100道菜肴的御餐规则挥霍民脂,直吃得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丢尽国人脸面不算,从此列入“东亚病夫”之列。唐、宋、元、明、清我们顺着太极图的模式一路走来分分合合、高高低低,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二次工业革命的迟到却将夜郎自大的农业帝国远远丟在了世界之后。
    我没有豪宅名车、没有亿万富翁们赚钱的本事,更没有“大师”们营造一座座个人城堡宫殿的气度,我却有着血液中本来就流淌着的坚韧、孤傲、向上、嫉恶如仇和对英雄的崇仰,对人文的关爱,也伴随着我的自恋、偏激和我的心理、生理种种肮脏。我在儒、释、道中寻求净化,为孔孟、老庄、屈原、玄奘而激动得泪花纷飞,也在本本中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欧文、圣西门、托尔斯泰、卢梭这些大师们娓娓对话;我更几十年混迹于农民、工人、学生、小商贩中体验这社会中最大群体的生活,他们给了我力量、希望和温暖,真正养活我们的是他们!毛泽东有句话说得对:“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他们的喜怒哀乐歌唱,但是更应该引领他们认识自身的文化价值和趋向,与他们一起为复兴民族文化精神而奋斗。
当我与国人一样看到当今的领导者,在将国人带向富裕之际,他们都有一个比我更明白的共识:没有文化精神的民族,经济再上去也不成民族。一个民族的经济复兴一二十年即见成效,一个民族的文化、生态的消亡,却一百年难以挽回。这个时代不愁钱,不愁技巧;愁的是精神,一种大国文化的精神,一种英雄主义的精神,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愁的是在我们这一代千疮百孔、病入膏肓的文化人,如何将煌煌千年的正气和灿烂拭去其厚厚的尘蒙,捧还给我们的孩子,这些已经迷惘、苍白的孩子。
     中华有幸,这一精神在这一盛世得到了最大的宏扬空间。我意识到这是近代史以来民族文化复兴难得的好时机。时代让我赶上了一趟末班车,带着屁股还夹在车门之外的我,哇哇地、声嘶力竭叫着前进。我该做什么?我会做什么?我惊不了天、动不了地,泣不了鬼、乐不了神,然而我当不了脊梁作根鱼刺也罢。我怀疑架上、纸上的涂鸦和唾手可得的辉煌,我试图将天马行空的艺术家想象,以极端的人文、自然、生态和实用主义方式营建成功能性的大地艺术作品,“用艺术拯救生态”让民众能直接享用上苍赐予我们的大自然作品。
     当我结束病瘫后的爬行阶段,迫不及待地拄杖下山,怀揣三百块人民币浪迹天涯。我选择了被人类破坏的荒岛、荒沙、裸崖、运河、水乡、都市等典型荒蛮地貌,将自我连同生命深深地埋入“乌托邦”式的空想主义泥潭。凭我在这世上所有文人都难以承受的承受力;凭上苍给我的全方位艺术感悟力,凭我血液中去除不了的炎黄子孙的奋斗力,“用艺术拯救生态”,在“心灵生态、自然生态、文化生态”的道路上,以不断的实践和创造来检验我的能力和思想。我明白这一乌托邦式的进行曲,在我有生之年大体是以失败终,但是我企图以艺术作品的形式为载体,以修复“三个生态”为目标,它们会把我的人生轨迹永远传递。这是历史以来文化人难以做到的一种形式,它必须承受所有的苦难、辛酸、委屈、孤独,它必须具备坚忍不拔、豪情万丈的英雄主义气概和哲学家、艺术家、实业家综合的思想和执行力,以及建筑、雕塑、景观、绘画、工艺等全方位的艺术创造能力。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如果这一行为纯属滑稽那是我对子孙望子成龙的偏爱,如果这一思考纯属荒诞那是对时代恨铁不成钢的偏激,既然人们能容纳阿Q的可爱、唐·吉坷德的勇气,那也一定能容得下一个草民的赤诚。
我想有个三五十年吧,子孙们会在我所有作品之前作一深深的道歉和崇高的敬礼,这是向大自然的道歉,这是向大国文化的敬礼,他们会说“这是一个炎黄的子孙”。